致童宇哲


那个晚上,半夜一点,我躺在他家的沙发上,翻着手机相册,又翻到了几年前一起出行的片段。照片上的他还是那么的瘦又结实,和我站在海边的石头上。又翻到了当天晚上和他一起喝奶茶的照片,我和他冲着镜头傻傻地笑着,“卡擦”一声,照片定格。

自这张照片以后,就再无其他同框。

图片

他是个简单又复杂的人,这里暂时叫他T。我和T自从2年级转学过来就认识,3年级越来越熟,从小一起长大,小学一个班,初一也一个班。T的学习很好,从小就这样,跑步的速度也是全年级数一数二的。一张瘦瘦的又阳光散发的脸,和一双无比锐利的眼睛,自从戴上眼睛后就变得更文邹邹的。

T表面上很简单,快快乐乐,但内心不知多少心酸。在T的世界里,不愿意的、愿意的,都要化成必须,像刘麦加的《年轮生长在慕斯森林》里的一句——肯定会有不被人理解的悲伤。肯定会有不被人接受的孤独。肯定会有不被人容纳的寂寞。

那晚,我和T去了欢乐海岸的海边,大概是十点多的晚上了。那晚星星很多,深圳的夜景第一次美到如此。T和我一起走在街头,他看星星,我看他。边走边彻夜长谈,说了很多没说过的心里话,以及他的愿望之类的。

图片

“天空很美好啊”

“对啊,第一次发现这么好看”

他不再说话,眼神很安静很落寞,我也不再说话,心里空荡荡的。

凌晨两点,非常冷,想着想着,我便睡着了,而T还在写给全班同学的话,贴心的T给我盖上了被子,T冰冷的手从我的身旁掠过,在我身旁站了些许时间才又坐下。我当然知道人生这一趟电车到了站就要换乘,离别是必不可少的,但这次还是忍不住潸然而下。

图片

我清楚的记得,第二天的散学典礼,T迟到了。我打了个微信电话给T,他说刚被我叫起,赶忙洗漱然后匆匆跑向学校。散学典礼那天下了点小雨,又是多么的应情。当老师说,要合照的时候,我作为徒弟,当然第一个合照。我耷拉着脑袋,垂着手,本来就驼背的我显得更加难看。我很想哭,但是又要笑着拍完照。

散学典礼匆匆而过,像一阵风飘过,地上的残叶随风飞舞,让人心眼迷离。在学校养的植物,叶子全变黄了,不断地飘着,使人心生凉意。一会儿,天上又添了几分细雨,我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图片

虽说散学典礼后还见过几面,但也像是匆忙掠过的影像。使人遗憾的,是T离开深圳时,因为疫情,我没能送你离开。

总是会突然想起那个晚上,我们一起躺在草地上,你说这天空很美好啊,我说对啊,跟你一起看什么都美。 回忆那么美好,终究被定格......

图片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6 月 08 日 09 : 57 PM
如果觉得我的记录不错,请随意赞赏